1分排列3-手机版

                                                      来源:1分排列3-手机版
                                                      发稿时间:2020-07-05 13:13:07

                                                      周成建说,关于该限高令所针对的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无论原因如何,我们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周成建还表示,美邦一直以来都坚决遵纪守法,绝对地尊重法律、敬畏法律。

                                                      疫情当前,各行各业的经济形势都不容乐观。也正因如此,美邦定会承担起作为上市公司的社会责任,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同时也欢迎社会各界朋友及广大消费者随时监督。最近,德国最大肉类加工企业通内斯和英国最大超市鸡肉供货商两姐妹食品集团相继暴发新冠肺炎聚集性感染,旗下肉类加工厂也因此关闭。

                                                      多国肉类加工厂现聚集性感染

                                                      对于下游产业来说,美国的猪肉价格则是先跌后涨再跌,波动较大。朱增勇介绍称,因消费受冲击影响,4月初,美国猪肉价格曾跌至1.13美元/公斤,但在4月中下旬,受屠宰加工厂停工影响,美国猪肉产能削减了20%左右,白条猪价格迅速上涨,5月初甚至超过了5年来的平均水平,5月中旬后猪肉价格才开始回落,从5月初的2.68美元/公斤回落至当前的1.43美元/公斤。

                                                      一直以来,肉类加工都在产业链中承担着“承上启下”的重要一环,肉类加工厂的停工也会使上下游产业受到波及。

                                                      自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以来,除德国、英国外,巴西、美国、加拿大等肉类加工厂都曾因沦为新冠肺炎疫情聚集区而暂停运转。自今年4月起,因多名员工确诊新冠肺炎,全球最大肉类加工公司JBS SA已关闭位于巴西的一家家禽工厂和位于美国的一家牛肉加工厂;美国史密斯菲尔德食品、泰森食品、嘉吉集团、荷美尔食品等食品加工巨头也关闭了部分猪肉、牛肉或火鸡加工厂;加拿大食品加工商枫叶食品,同样停运了一家家禽工厂。

                                                      为何美国和欧盟屠宰产业受疫情影响程度各有不同?朱增勇告诉新京报记者,一方面与各国对疫情采取的不同防控措施和力度有关,另外一方面也在于双方屠宰产业集中化程度不同。在美国,屠宰加工行业高度集中,史密斯菲尔德、JBS、泰森食品等前五大屠宰企业基本占据美国屠宰量70%以上,所以当新冠疫情影响到整体屠宰行业,上下游的表现也较为明显。

                                                      美国食品与商业工人国际联盟报告称,截至今年5月底,美国肉类加工产业工人中有3000多人感染新冠肺炎。而据彭博社统计,截至5月,欧洲肉类加工厂有超过1000名工人确诊感染。

                                                      朱增勇告诉新京报记者,受非洲猪瘟影响,我国猪肉的调运形式已从“调猪”为主向“调肉”为主转变。其中,北京背靠东北、山西、河北等几大猪肉主产区,北京猪肉供给有保障。

                                                      致各界关心美邦服饰朋友的一封信